中共四川省委主管主办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四川印记(四)

2021-4-26 16:11| 发布者: 黄敏 |来自: 四川党的建设杂志

放大 缩小

史研

●中共四川省工委的建立

全面抗战爆发前,四川党的力量比较薄弱,全面抗战爆发后,党中央采取多种措施加强四川党的力量。1937年夏,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在延安听取四川党员张曙时工作汇报后,决定派他作为中央特派员,回川做秘密工作,发展党组织。

1938年1月10日,省工委在成都正式成立。18日,中共长江局听取罗世文关于四川工作汇报,党中央批准了由周恩来起草的关于四川工作的意见,核心是“应该迅速加强四川党的工作”。1938年11月下旬,中共长江局决定撤销省工委,分别成立川西、川东两个特委。川西特委领导川西、西康、川北及川南部分党组织,川东特委领导川东及川南部分党组织。经过不到半年的努力,全川党员由年初300余人发展到3258人,近20个市、县建立市委、工委、中心县委、特支、支部,60多个县有了党组织。四川党组织的发展壮大,使四川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和中坚力量。

●掀起四川抗日救亡运动新高潮

全面抗战爆发后,恢复和重建的四川党组织成为四川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核心,他们根据党中央建立广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示,联络团结各界爱国人士,建立“四川省各界抗敌后援会”,发展壮大“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都队”等抗日救亡组织。

同时,四川党组织还努力扩大舆论宣传阵地,创办、发行进步刊物,如《图存周刊》《妇女呼声》《抗日先锋》等;全力做好《新华日报》和《群众》等的发行工作,在成都设立分馆,多地设立代表处或推销处。

四川党组织通过这些抗日救亡团体和舆论宣传阵地,开展广泛的抗日救亡活动。“七七事变”当天,“天明歌咏团”走上街头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声援华北守军奋起抗敌,成为全省乃至全国行动最快的抗日团体。

中共四川地方组织的抗日宣传活动,唤起了民众的抗日热情,推动了四川抗日救亡运动的深入发展,特别是在动员民众参军抗日、支援抗战、推动川军出川抗战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

●“四坝一庄”抗战文化的勃兴

全面抗战爆发后,四川成为中国抗战的大后方,随着文化重心的西移,许多学校、文化团体和大批文化人士云集四川,形成了大后方文化人集群。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及其领导下的四川党组织审时度势,创造性地开展了对大后方文化工作的领导,着力推动大后方抗战进步文化的发展: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知识分子,推动各种民间抗战文化团体的建立;办好党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新华日报》等党报党刊;注意对文化界人士的团结,教育和引导;采取多种形式推动大后方抗日救亡文化运动的开展;派出党员进入地方实力派和国民党主持的文化团体,团结其中的进步文化人士共同开展进步文化活动;注意对文化界人士的关怀和爱护。

在党的领导下,在四川形成了以“四坝一庄”(即成都华西坝,重庆沙坪坝、北碚夏坝、江津白沙坝,宜宾李庄)为中心的四川著名抗战文化区。《新华日报》是大后方抗战文化的一面旗帜,猎猎旌旗下聚集着众多的进步文化工作者,他们高喊着“抗日,团结,民主”的口号,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重要力量,是加速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催化剂”,为争取中国抗日战争的光明前途,奠定了深厚的思想文化基础。

●推动川军出川抗战

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共中央进一步加强了对四川实力派的统战工作,努力推动和促成川军出川抗战。党中央先后派张曙时、罗世文、邹风平等到成都,他们分别带去了毛泽东、朱德、刘伯承等八路军高级将领给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杨森等川军将领的信件,向他们阐明党的抗日主张,动员他们加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早日出川抗战。

1937年9月初,川军首领刘湘率领首批川军开赴抗日战场,成都各界代表千余人参加欢送大会,张澜致辞并献旗,中共党员张秀熟代出川将士起草的《告四川各界人士书》在《华西日报》发表,成为川军出川抗战的宣言书。1937年12月,中共四川省工作委员会建立后,进一步加强了上层统战工作,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推动川军出川抗战,就是在党中央领导下四川党组织开展上层统战工作和群众性抗日救亡运动推动的结果,再加之川军广大将士出于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义愤和由此而激发的爱国热忱,使出川抗战的川军成为中国抗日战场的一支重要力量。全面抗战八年中,川军先后出川抗战的总兵力达340多万人,包括共产党员柴意新、解固基、郑少愚在内的60多万川军将士血洒疆场,他们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两个民主运动中心的形成

抗战后期,针对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反共高潮,党中央决定发动宣传战,大力开展民主运动。四川党组织以新的姿态、新的策略、新的组织形式,投入到新的民主运动中,使成都和重庆成为“两个民主运动的中心”,促成大后方民主运动的新高涨。

四川党组织发动的声援成都市中学生的斗争和声援胡世合事件的斗争,是四川爱国民主运动新高涨的标志。1944年10月31日,国民党成都市政府派数百名警察包围成都市立中学,镇压罢课学生,造成了打伤学生30余人、逮捕40多人。党组织迅速把自发的学生罢课斗争,引上有组织、有目的的政治斗争的轨道,迫使国民党四川当局在报纸上发表公告:撤销校长职务,市长、警察局长“引咎辞职”。

1945年2月20日,国民党特务在重庆打死电力工人胡世合,激起电力工人和市民的愤怒。在党组织领导下,成立了“胡世合事件申冤后援会”,向当局提出枪毙凶手、保障电力职工生命安全和人身自由等8项要求。10多天里,工人、学生和市民被广泛动员起来,采取多种形式开展抗议活动,仅参加吊唁者即达20多万人次。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迫使当局枪毙了行凶特务,并为胡世合举行公祭。这次群众运动取得了完全胜利。

四川党组织领导的抗日民主运动,高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团结了广大抗日民主人士,揭露了国民党顽固派投降分裂的反共阴谋,维护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在国统区公开树起的一面党旗

抗战胜利后,为了适应中共中央南方局东迁南京后领导四川及西南地区革命斗争的需要,同时为了开展“合法斗争”的需要,并“从四川开始逐渐把各省委都公开起来”,党中央决定在重庆组建公开的中共四川省委。

1946年4月22日,中共四川省委正式成立,书记吴玉章,副书记王维舟承担南方局的部分工作,领导《新华日报》和西南地区党组织。4月30日,周恩来在离开重庆前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四川省委的成立。这是中共在国统区唯一公开成立的省级领导机关,是中共在国统区公开树立的一面旗帜。

四川省委成立后,一面指导各级党组织贯彻执行稳慎吸收、逐步扩大的方针,进一步发展党的组织,壮大党的力量;一面根据国统区的形势和群众运动的发展态势,因势利导,通过党的外围组织或进步团体,发动大小规模不等、形式多样的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5月18日,中共代表团和南方局东迁南京,省委与中共代表团驻渝联络处合署办公,直接领导中共重庆市委、成都工委、巴县中心县委、下川东工委、南充工委、川北二工委、川南地工委、仁(寿)华(阳)彭(山)特支及仁寿籍田地区等党组织。

1947年2月27日、28日,国民党政府先后正式通知中国共产党驻南京、上海、重庆等地担任联络工作的代表全部撤回。至此,国共和谈宣告完全破裂。3月8日至9日,经中央同意,省委机关和《新华日报》馆工作人员共计380多人,先后撤离重庆顺利返回延安。此后,四川各级党组织坚持独立开展斗争。

●开辟推翻国民党统治的第二条战线

解放战争时期,在解放区军民与国民党军队作战取得节节胜利的同时,国民党统治区人民在中共组织领导下,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爱国民主运动,成为配合人民解放战争、推翻国民党统治的第二条战线。

四川党组织遵照党中央指示,领导人民开展了反对内战、争取和平,反对独裁、争取民主的斗争,并在此基础上,掀起了声援北京反对美军暴行的反美抗暴爱国运动高潮。蒋介石集团发动全面内战后,四川党组织从1947年5月发动群众声援上海、南京等地“五二〇”惨案开始,领导学生、工人及各阶层人士开展了以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为主要内容的斗争。

1947年底,国民党四川省政府逮捕了揭露国大代表竞选中行贿舞弊丑闻的成都参议员官箴予,激起民愤,中共川康特委因势利导,发动五六千学生游行示威和请愿,迫使当局释放了官箴予。1948年4月9日,四川省政府主席王陵基下令镇压成都请愿学生,当场打伤200多人,抓捕132人,酿成“四九”血案。中共成都市委随即发动各界民众营救被捕学生,揭露王陵基镇压学生的罪行,得到全国各地的声援,迫使王陵基释放了被捕学生。

四川人民在第二条战线的斗争,与人民解放战争紧密配合,沉重地打击国民党反动统治,加速了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进程。

●开展农村武装斗争迎接解放

鉴于全面内战即将爆发,党中央指示国统区党组织立即将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农村。1947年初开始,四川党组织派出大批干部和党员深入农村,发动和组织群众举行武装起义,开展游击战争。他们一方面发动群众以抗丁、抗粮、抗捐入手开展农民运动;另一方面掌握部分基层政权,壮大武装力量,适时发动武装起义。

1948年8月,中共上川东工委发动华蓥山武装起义,参加起义的共2000余人,有5支武工队坚持革命斗争到四川解放。1949年6月,中共川康临工委建立了川康边人民游击纵队,在川康边开展游击活动,配合解放军向成都进军,战果显著。1949年9月,中共西昌工委在会理地区发展游击武装达2000余人,建立了宁属人民军金江支队,配合解放军解放会理、西昌等5县。 

四川党组织领导的农村武装斗争牵制了国民党与人民解放军对抗的心力与人力,对正面战场解放军战胜国民党军队的作战行动以及全川的解放起到了积极的配合作用。

●黎明前的黑暗

随着人民解放战争胜利的加速发展,行将灭亡的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垂死挣扎,加紧对中共地下党组织、党员及进步人士的镇压和迫害,四川进入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四川党组织和党员在黑暗中坚持战斗,特别是在重庆白公馆、渣滓洞和成都等地被捕的共产党员,把监狱当作战场 ,坚持斗争,迎接解放。当新中国成立的喜讯传到白公馆、渣滓洞后,革命者欣喜若狂,他们用一床红色的被单和几个纸剪的五角星做了一面红旗,表达难友们对胜利的向往和对新中国的无限热爱。

然而,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刻,等待他们的却是国民党刽子手的屠刀和罪恶的枪口。到1949年11月底,重庆殉难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达300余人。在成都,12月3日、7日,国民党特务将关押在将军衙门内的王干青、于渊等35名共产党员、进步人士和爱国青年分别杀害于王建墓和十二桥附近。

四川解放前夜,这批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壮烈牺牲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他们没能体验到四川解放后的欢乐,没能感受到“新四川”在新中国怀抱的温馨,但他们用鲜血浇铸的革命丰碑将永远屹立在四川人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