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行业“专家”的“面具”人生

2021-1-7 16:22|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四川党的建设杂志

放大 缩小

文/王兆伟
 
插图/杨永

2019年下半年,广元市纪委监委针对规划建设领域的突出问题开展系统整治。在整治行动的强大震慑下,2020年1月19日,时任广元市城乡规划局专职副局长的张彬选择了主动投案。

从参加工作开始,整整39年,张彬一直在建设系统从事城乡规划工作。几十年工作生涯积累的丰富工作经验使其成为广元城市规划建设领域的行业专家。然而,随着审查调查的深入,张彬“伪善面具”下掩盖的违纪违法行为最终暴露了出来。

老板的“私人专家”

2013年,开发商桂某拟在皇泽寺前开发一楼盘,原设计方案将楼盘高度定为80米。在专委会讨论中,专家认为建筑物过高,会遮挡皇泽寺景观,建议建筑限高30米至50米。于是,为了让利益最大化,桂某找到张彬请他帮忙把建筑高度确定为50米。

张彬与桂某相识多年,桂某早年开发某项目时就曾向张彬送过钱款,因此对桂某的主张张彬表示了支持:“就按50米设计,限高30米至50米,取上限。”

实际上,张彬心知肚明:“从景观视线分析来看,50米建筑高度对皇泽寺还是有遮挡的。”然而,为了让50米的方案顺利过关,张彬以专业论证为托词,极力强调50米建筑高度的合理性,在他的“特殊帮助”下该项目成功通过了规委会的审查。

按照当地城市规划要求,广元市东坝某楼盘需建成150米高的地标建筑。该楼盘开发商为节约资金找到张彬协商。张彬给开发商“支招”:“只要外围满足要求,里面可以不修。”该楼盘开发商“恍然大悟”,立即动手实施,不久,一个实际高度138米、加了9米空框架的“形象工程”拔地而起。

2014年,按照规划要求,广元市计划在城区湿地公园界外建一家酒店。为不影响市民休闲锻炼,避免遮挡公园风光,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在会议纪要中明确要求“酒店建筑总层数不超过3F(含地下室)”。明知市规委会的纪要是对整个方案的审定,不允许更改,张彬竟无视规章制度要求,擅自删除了纪要中的“含地下室”字样,为酒店修建突破高度留下“暗门”。同年9月,该酒店在报批方案中,含地下室一共设计了5层,张彬在请托之下签字过审。此后不久,在群众举报、环保督察、巡视巡察等影响下,该酒店被建设主管部门责令停工整改并拆除两层,造成了411万余元经济损失和恶劣的社会影响。

“擅自修改会议纪要,违规签批有关文书,张彬胆大妄为、欺上瞒下的行为着实令人咋舌。”办案人员认为,彼时的张彬已然与老板“连为一体”,“亲”“清”不分,角色错位,忘记了“我是谁”,甘做老板手中的“提线木偶”。

专职副局长权力“套现”

除了帮助老板大打“擦边球”,张彬还在本该正常的业务往来中,靠着专职副局长的职务便利出卖信息,或以提供“业务指导”为名收取“回扣”,将手中的权力“套现”。

张彬得知广元市委、市政府决定对某森林公园进行打造后,便将项目信息和设计要求,透露给了与其私交甚密的某设计院负责人焦某某。“我提前给他说,‘你可以来参加报名’。”张彬交代,在招标过程中他向相关人员打招呼,还给焦某某提供“专业指导”,让方案从出炉到评标都能够顺利通过。

为何张彬如此力挺焦某某呢?原来,长期承揽广元规划设计业务的焦某某早已与张彬暗中约定,按承揽业务合同金额的6%给张彬“回扣”。截至案发,焦某某一共送给张彬82万元“回扣”。

张彬也知道,“老板们‘送的钱’不是给我个人的,而是送给权力的”。但张彬却并未与商人保持应有的距离,而是变本加厉地将权力“套现”。凡是给张彬送了钱的、和他有关系的,他都给“做安排”,其他的则“往后放一放”。

2014年,开发商邓某某负责开发东坝街道某楼盘,首轮设计方案在专委会上未能通过。邓某某打听得知,想要通过专委会审核需张彬先行“把关”,邓某某赶忙送上现金10万元。后邓某某按照张彬的建议修改了外墙色泽,设计方案果然通过审查。为提升开发楼盘的“灰空间”面积,广元某公司主动出资48万余元为张彬在成都的一处住房进行装修……送钱就批、送钱就“帮助”,张彬手握的那支笔使一栋栋高楼“堵”在了广元发展建设的主要节点上,原本城市规划“显山露水”的想法就这样被他“扶植”起来的密密麻麻的建筑给“堵住”了。

身陷囹圄后的忏悔

“父母在世时常常提醒我,当官要清廉、交朋友要慎重、不义之财不可取,可是我总是‘左耳进、右耳出’。跟老板接触久了,消费水平、物质要求也以他们为标准,全然忘记了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张彬谈道,随着职务升迁、权力增大,他身边围拢了越来越多的老板“朋友”,看他们穿名牌、喝名酒,自己的心态逐渐失衡。

“老板们也不比我聪明,为什么他们就能享受,我却不能享受?”在这一心理的驱使下,张彬对老板送来的财物一一笑纳。以上班无车不方便为由,张彬暗示房地产商张某为自己购买价值23万余元的沃尔沃小轿车1辆;以节假日出门钓鱼不方便为由,他暗示驾校老板吴某为自己购买价值64万余元的奔驰GLC越野车1辆;自嘲穿着不体面,于是老板们争先恐后为他送上奢侈品牌的服装,一件大衣10万余元、一套西装8万余元、一件马甲3万余元……2007年至2019年,张彬利用职务便利,在规划设计项目承接、建筑设计方案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40余人赠送的汽车、房产、现金等,折合人民币共计740余万元。

“物欲能侵蚀人的肌体,更能腐蚀人的灵魂,如果不能克制对物欲的贪求,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贪腐走出第一步太容易,却再也不能回归起点了。”身陷囹圄的张彬如此忏悔道。

“张彬案,我们从一开始就结合系统治理查办。”广元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说,该市纪检监察机关坚持查办案件与行业治理紧密结合,项目筛查与风险排查紧密结合,留置查办与发敦促令紧密结合,纪检监察建议与党组立行立改紧密结合,深入挖掘和彻查规划、建设、自然资源领域群众反映强烈的违纪违法行为,剖析和查摆乱点乱象以及风险点,深入反思和研究系统治理的有效措施,强化“查处一案、警示一片、治理一线”的功效。(责编/周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