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四川最后一批未摘帽贫困县的“摘帽记”

2020-11-18 10:24|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四川日报

放大 缩小

四川在线记者 王云 何勤华 侯冲 王代强 钟帆 魏冯 兰珍

“我们摘帽啦!”

2020年11月17日,省政府批准凉山7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这是四川最后一批摘帽的贫困县,至此全省88个贫困县全部清零。

曾经一步跨千年,如今加速奔小康。此时此刻,在昭觉县城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里,居民正洒扫一新,迎接彝历新年的到来;在布拖县蓝莓产业基地,手指粗细的蓝莓树枝迎风摇曳,仿佛向闪闪发亮的未来招手;在金阳县,金阳河特大桥正紧锣密鼓地施工,隔河相望,跨山越河的金阳新县城每天都在拔节生长……

每一处山河无不升腾新鲜的气息,每一座乡村无不弥漫幸福的味道,每一张笑脸无不期待美好的明天。

未来很多年,我们必将无数次提起这一天。决战决胜的战场,历史终会铭记所有人的努力;未来终会见证,今朝尽写传奇。

●摘帽策

普格:“五新同步”,成为新农民过上新生活

11月16日,记者走进普格县夹铁乡莫尔非铁村贫困户有则色聪家中,硬化后的庭院宽敞干净,有则色聪正在冲洗摩托车。“脱贫了,我们要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走进厨房,有则色聪的妻子正在准备晚饭,电饭煲、电炒锅、电磁炉一应俱全,新打的灶台贴着瓷砖,干净漂亮,饭桌上摆着刚出锅的三菜一汤。

助贫困户圆“安居梦”,普格把解决“住有所居”摆在脱贫攻坚突出位置,坚持新村、新居、新产业、新农民、新生活“五新同步”——一套套新居组成一个新村,在建设新村的同时同步谋划新产业,大力实施移风易俗,让搬迁群众树新风,成为新农民,过上新生活。

普格县总人口21.8万,是一个以彝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县,自然禀赋不高,基础设施落后,社会发育程度低,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是大凉山脱贫攻坚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2014年,全县共识别贫困村103个,贫困发生率达37.34%。目前,全县103个贫困村、14382户68020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面脱贫退出。

2016年以来,普格县完成易地扶贫搬迁、彝家新寨、边缘户、D级危房改造等项目,建设安全住房24948户,其中建卡户12849户,非建卡户12099户;完成非建卡户“三建四改”功能提升计划改造6707户,建成新村新寨21个。一砖一瓦,搭起奔向幸福生活的希望,千百年的安居梦正成为现实。

布拖:“一园三区五带”探路产业发展

11月17日,临近彝历新年,布拖县龙潭镇幸福村兴旺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拉马尔且忙碌起来了,合作社主营的青花椒、土鸡、野生蜂蜜等成为不少人选购的年货。“谢谢你们的购买,我们合作社的贫困户会因此受益。”拉马尔且对每位购买产品的顾客表示感谢。

2015年,幸福村青花椒种植基地被列为县里的重点项目。拉马尔且牵头成立合作社,村两委成员带头加入专合社,5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加入,逐步带动村民共同入社。近年来,布拖县通过全面探索、系统总结,走出了一条脱贫奔康的新路子。

该县按照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突出重点的思路,推动形成“一园三区五带”现代农业产业发展空间布局。

“一园”,即以创建省级现代农业园区为抓手,加快推动布江蜀丰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扩园升级。

“三区”,则是根据海拔的不同,立体发展低山沟坝河谷发展区、二半山盆地发展区和高中山发展区的不同产业。

“五带”,即以特木里镇为中心,规划建设高山蔬菜、特色水果和生态养殖产业带,以拖觉镇为中心规划建设果蔬产业和生态养殖产业带,以龙潭镇为中心规划建设亚热带优质水果产业带,以补洛乡为中心、沿西溪河坝干线公路,规划建设中药材和生态养殖产业带,以俄里坪乡、地洛乡、龙潭镇为节点,规划建设高山经济林果和中药材产业带。通过多年的发展,拉马尔且的合作社品牌逐渐打响,特别是2019年,合作社的青花椒卖出200多万元。如今,幸福村人均收入达到了7000元。

金阳:用“五大示范工程”攻克最后贫困堡垒

“过去没有公路时,生活物资的运输,全靠人背马驮。”近日,记者来到金阳县木府乡岩头村村民勒古牛且家,只见他家院坝停着一辆摩托车,他告诉记者,现在,出行通畅了,部分村民买了摩托车、小货车,依托公路,村民们或大力发展特色产业,或跑运输,“经济发展起来了,生活也越来越有奔头了。”

走进岩头村,一片片青花椒林映入眼帘,阵阵青花椒香味儿扑面而来。青花椒价格看好时,岩头村村民依靠青花椒收入最多的有10余万元,最少的也有万余元。

青花椒并不是村民的唯一收入来源。“我们村集体经济利润的70%用于群众分红,30%用于巩固发展。”驻村第一书记李时君介绍,岩头村集体经济山羊养殖基地,目前养殖黑山羊107只,预计年出栏100只,年产值约15万元,户均分红有望达1300元。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金阳县立足县情实际创新打造了感恩奋进、产业扶贫、移风易俗、生态文明、民族团结进步“五大示范工程”,成功消除了150个贫困村1.6万余户8.8万余人绝对贫困。

今年以来,金阳既瞄准38个村5000余户2.7万余人“最后贫困堡垒”集中攻坚,又紧盯112个村1.1万余户6万余人脱贫成效巩固,不断提高脱贫攻坚成色质量。截至目前,全县减贫5065户28136人,退出38个贫困村,贫困发生率降至0%。

昭觉:搬进新房子,在家门口就有新工作

11月17日,一场2020中国彝历新年文艺晚会在四川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凉山州昭觉县沐恩邸社区举行。

在昭觉民族小学读书的曲比麻麻和同学一起观看晚会。5月,她家从阿土列尔村搬到昭觉县城周边安置点的沐恩邸社区。以往,放长假才能回家的她,现在每个周末都能回家了。“住在悬崖村时,送孩子上学难,赶集也很远。搬来安置点住后,生活便利多了,孩子们上学也方便。”村民吉觉吉伍高兴地告诉记者。

“我觉得住在这里交通特别便利。”补约乡沙普村的吉克为克已搬迁到县城安置点半年了,他计划过完彝历新年就务工挣钱。

昭觉县是四川省脱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截至2020年10月19日,全县贫困户22219户102357人全部脱贫,191个贫困村全部退出。

建现代化产业园区,让贫困户在家门口就有工作;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让老百姓的生活越过越红火。昭觉县正在逐步实现搬迁安置同发展产业、安排就业紧密结合,让搬迁群众能住下、可就业、可发展。

昭觉县副县长吉色方森介绍,目前,昭觉各项指标均已达标,顺利通过了省、州的考核验收,正在等待国家的考核验收。“脱贫攻坚不是终点,我们今后还将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让村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

喜德:核心指标全部达标人均纯收入翻四番

“党的政策卡沙沙,佛山帮扶卡沙沙!”不久前,凉山州喜德县鲁基乡中坝村党群服务中心门前广场人头攒动,该村407户贫困户每户领到了900元分红,这是中坝村首次分红。这笔总共36万多元的分红来自佛山扶贫资金对当地产业项目的投资。

“以前从来没有领过分红。”手里拿着刚领到的现金,36岁的村民吉克达洛开心地笑了。吉克达洛曾经是贫困户,现在住房有了,还被组织去佛山务工,年收入3万元左右。和吉克达洛一样,如今,喜德所有贫困群众的脱贫指标均已达标。

成效来之不易,脱贫攻坚工作中,喜德县狠抓贫困户脱贫、贫困村退出、贫困县摘帽三大核心指标。截至目前,该县各项脱贫摘帽核心指标已全部达标。

以贫困户“一超六有”的“一超”为例,喜德以“户”为工作单元格挂牌督战,严格对标对表,全县16553户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年人均纯收入全部超过2020年4100元的扶贫标准线,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在2014年的基础上翻了四番以上。贫困群众收入攀升,离不开“他”力量。在喜德,定点帮扶、东西部扶贫协作、综合帮扶、对口帮扶等帮扶力量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在项目建设、人才培育、制度建设等多方面给予支持帮扶。

定点帮扶方面,国家档案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西华师范大学等定点帮扶单位充分依托自身优势,在资金上提供支持、人才上提供支撑、工作上进行帮扶。

东西部扶贫协作方面,广东佛山帮扶喜德以来,从医疗扶贫、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劳务扶贫等方面多管齐下,2016年以来投入财政援助资金达2亿多元。

越西:居住地改变帮扶不变让搬迁群众留得下来

“娃娃们上学、大家看病报销,都不用两头跑了。”11月15日,在凉山州越西县新民镇安置点,建档立卡贫困户吉足拉比觉得在新家有了归属感。

新民镇共有15个集中安置点,居住在这里的群众分别来自瓦曲觉、白果等7个乡。实际上,在越西县130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中,有69个安置点涉及跨乡镇搬迁,形成了一个个“镇中乡”“村中村”。由于搬迁群众户口尚未迁移,按照原有政策规定,搬来安置点后,许多事项还得回原籍办理,给群众日常生产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5月底,越西县开始探索“党建联盟+基层治理”模式,探索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基层治理,明确安置点治理的“牵头人”,创新开展易地扶贫搬迁“人地分离”便民服务托管代办模式,将涉及社保、教育、卫计、就业咨询、费用代缴等政务服务事项纳入便民服务站,让搬迁群众能够在新居住地办理各项事项。

让搬迁来的群众能够住下来,还需要解决后续就业、增收问题。

越西县加大了基本政策保障:全面衔接好搬迁群众迁出地和安置地“两种利益”,在确保搬迁群众享有迁出地村集体经济红利、土地承包权、林草地承包权、集体经济收益分配权和其他惠农政策不变的基础上,出台了后续帮扶“十六条措施”,做到居住地改变、帮扶力量不变。

越西县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培育产业带动一批、劳务输出发展一批、推动创业扶持一批、公益性岗位安置一批等方式,在全县安置点设立管理员、保洁员等公益性岗位1179个,帮助搬迁群众就近就业增收。

美姑:对口输入人才资金项目用好帮扶力量甩“穷帽”

“勒格尔布、呷铁石布……”11月13日10时,在美姑县洒库乡吾门村,20摞百元现金整齐摆放在桌上,村民依次上台按手印、领钱。这是洒库乡首次集体经济分红,共有20万元,全村178户村民,每家每户都有份儿。分红资金来源于乐山援建注资的花椒种植示范基地。

2016年8月,按照省委部署由乐山市对口帮扶美姑县,从此,美姑县就成了乐山市“第12个县”。

由乐山援建注资的花椒种植示范基地占地204亩,由于花椒种植有3至4年的培育期,为了能让村民早增收,村两委与乐山对口帮扶组在示范基地林下套种了中药材附子。13日的分红就是附子的收成利润。

呷铁石布按下手印后,高兴地向记者展示刚刚领到的钱。“第一次领分红,有2135元,比我想象的还多。”他告诉记者,他家有3.3亩土地流转给花椒示范种植基地,土地分红领了1515元,因为是贫困户,又领了620元分红。

自对口帮扶以来,乐山累计选派干部人才585名,投入资金超2.52亿元,合力落地项目101个。双方按“受扶地所需、帮扶地所能”原则,围绕美姑所急所需,共建4个扶贫新村、2个扶贫工厂,高山黑猪种场、美姑山羊原种场2个,生姜、核桃、花椒等特色优势产业基地1900亩等。此外,乐山在美姑实施安全饮水工程5个,巩固提升3800余名贫困人口饮水安全,达标乡村卫生院(室)32个、中小学(幼儿园)12所、村级多功能活动中心57个。

●访谈

省扶贫开发局局长降初:激动后还要继续行动

7县退出贫困县序列,全省88个贫困县全部清零。对这一节点怎么看?下一步怎么干?四川在线记者日前专访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省脱贫攻坚办主任、省扶贫开发局局长降初。

当前怎么看?

“凉山7个贫困县摘帽,对四川脱贫攻坚来说,具有标志性意义。”降初开门见山。

贫困县摘帽必须满足几个核心指标,包括贫困发生率要低于3%、漏评率和错退率须低于2%、农民人均收入有增长,还要基本形成稳定脱贫和持续发展的机制。

程序也相当严格。“7县摘帽,经过了县级申请、州级初审、省级专项评估检查,还面向社会公示征求了退出意见,此次经省政府常务会议审定,才正式批准退出。”降初说。7县获省政府批准退出贫困县序列后,还将和其它有扶贫任务的县一起接受一系列国家“考验”。降初介绍,接下来,国家还将按20%的比例进行抽查和组织对7个摘帽县开展普查,同时,还将对全省161个有扶贫任务的县开展全面考核。

“所以,激动之余,还要继续行动,只要党中央没有宣布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我们就战斗不止、奋斗不息。”降初表示。

下一步怎么干?

四川脱贫攻坚下一步怎么干?降初表示,现阶段工作还要持续统筹推进、长期保持,不能有一刻的闪失。

当前要做好总结宣传,并谋划好明年工作。特别是要按照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做好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规划、推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等具体工作。

详细来说,将围绕五个方面工作发力:

一是健全农村低收入人口和欠发达地区的帮扶机制,

二是健全防止返贫的帮扶和监测机制,

三是建立健全农村社会保障和救助制度,

四是制定支持一批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措施,

五是坚持完善东西部扶贫协作、定点扶贫、社会帮扶等机制。

“目前,我们重点解决的是绝对贫困问题,而相对贫困、低收入人群等仍将长期存在。”降初说,城乡之间的差距、群体内部的差距、东部和西部的差距、县与县的差距、乡与乡的差距、村与村的差距都将长期存在,这些正是未来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话小康

脱贫之后,老乡们在想啥

【通江老乡】希望家里出个大学生

罗耀坤是巴中市通江县两河口镇二里坝村村民,因缺技术于2016年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以前,罗耀坤到镇上卖山货,需要翻山越岭两个多小时,“卖得最好的一年才卖3000元。”直到村主任李兰英开起“赶街”乡镇服务中心,罗耀坤的山货才找到了销路。通江县成功推广的“赶街模式”,是浙川东西部扶贫协作在秦巴山区结出的硕果之一。2018年以来,通江县实现线上销售农产品1.85亿元,带动线下销售4.5亿元,助力45848名贫困群众脱贫增收。

2019年,靠着电商平台卖山货和打零工的收入,罗耀坤家脱了贫。房子改建了,也不愁吃穿。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家里出个大学生:“小女儿只要能读,我都供她读。”

【古蔺老乡】把种食用菌的技术学到手

与贵州省茅台镇一河之隔的古蔺县茅溪镇台沙村,曾经是一个国家级深度贫困村。2014年起,在泸州市生态环境局的对口帮扶下,曾经“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台沙村于2018年实现摘帽,走上了绿色致富路,还被评为市级“脱贫攻坚先进村”。

“现在打零工每天有80元的收入,比之前轻松得多。”今年60岁的杨彩秋在台沙村食用菌种培中心打零工,以前在家主要是喂猪牛、种包谷等,现在打零工不仅活路比以前轻松,收入还提高了。谈起未来的打算,杨彩秋坦言:“我准备先把技术学到手,以后喊老公不出去打工了,一起在家种植食用菌,好搭上村里食用菌中心的销售渠道增收致富。”

【道孚老乡】把“旅游饭”吃得更好

约呷村位于甘孜州道孚县葛卡乡,海拔3600米,是一个深度贫困村。贫困户洛绒降泽一家世代居于此,受制于地理环境和交通条件约束,走出雪域大山一直是洛绒降泽的梦想。

2016年,一条5公里长、2.5米宽的水泥路建成通车,当地村民下山时间由过去近3个小时缩短到1小时以内。去年,道路加固,边缘加上护栏,下山既方便又安全。“不仅购置蔬菜、生活用品容易,山里的菌子、虫草卖出去更加方便。”洛绒降泽欢喜地说。

高速路、通乡路、通村路、入户路,路越修越多,约呷村的人气也越来越高。今年6月,洛绒降泽跟着村集体吃上了“旅游饭”——在停车场收费、打扫卫生,在小卖部搞服务接待。对于未来,洛绒降泽有了新想法:“有条件我也要搞旅游住宿餐饮接待,把日子越过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