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中唐女诗人魁首 连她发明的纸笺都是大IP

2020-9-18 11:32|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成都《先锋》

放大 缩小

杨灿

千百年来,成都既传承着灿烂辉煌、弦歌不辍的巴蜀文脉,又书写出丰富多彩、独具魅力的天府文化。西汉蜀郡太守文翁在蜀地兴教育,首创官办学校;西汉文学家司马相如开创蜀学,奠基汉赋;东晋史学家常璩纂写我国现存最早、最完整的地方志《华阳国志》;唐代女诗人薛涛创制了风行一时、流传千载的薛涛笺……

2020年6月,10位第二批四川历史名人名单出炉。其中,薛涛榜上有名。

蜀女秀冠,存世诗作近百首

成都,潋滟锦江之畔,修竹茂林之中,矗立着一座典雅宏丽的“望江楼”。流水不舍昼夜,从楼前潺湲而过,鎏金阁顶倒映江面,映照如画美景。这座楼,是为纪念唐代女诗人薛涛而修建。

后人将薛涛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并称为唐代四大女诗人。她这一生,大开大阖,过得虽跌宕起伏,任情纵性,却最终忠于了自我,不负此心。


薛涛入选第二批历史名人,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谭继和研究员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蜀女多才,可以说是我们四川自古的一个特点,在蜀女中,薛涛是诗歌最多的。”谭继和称,薛涛是写诗最多、现存诗最多的唐代女诗人,超过鱼玄机、武则天。她自编诗集《锦江集》(已佚)五卷,选入自作诗500首,今存世93首。

“薛涛的诗歌,文心高尚、诗魂引领、诗才奇瑰、多智多艺。因此,她不仅是在四川历史名人中有重要地位,就是放在唐诗发展史上,也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谭继和评价,薛涛写的诗视野甚宽,包括边塞诗、爱情诗、述志诗、咏物诗、乡思乡愁诗。

多才多艺,15岁就已诗名远播

薛涛(768年—832年),字洪度,生于京兆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长于成都,终老于成都,为中唐诗人群体中的翘楚、中唐女诗人魁首。她自幼随父薛勋来到成都,八九岁知音律,能赋诗。15岁时,她的诗名已闻于外。

可惜薛涛父亲早逝,母亲多病,为了养活母亲,薛涛16岁编入乐籍成为一名乐伎。不过,这时她的诗名已闻于外,可谓“C位出道”。她辨慧工诗、多才多艺,虽然身在“娱乐场”中,但与当时许多著名诗人都有来往,与元稹、白居易、杜牧、刘禹锡等文人雅士和韦皋、武元衡等节度公卿竞相酬倡,诗名大振。如果当年大唐王朝有互联网,“红得发紫”的薛涛或许天天都要上“热搜”。

有人觉得薛涛是乐伎就认为她堕入风尘,谭继和对此不敢苟同。“她并不是一般大家理解的乐伎。在当时,唐玄宗把朝廷教坊的乐伎金五云等带到了成都,‘锦城丝管’流传下来,成都节度使军镇衙门也就设有乐籍乐伎,前蜀王建墓石刻24乐伎就是证明。薛涛是一位‘强为公歌蜀国弦’的蜀派古琴师,现在就叫作女艺人、女音乐家。”

如果说诗仙李白绣口一吐半个盛唐,女诗人薛涛则裙袂飘连着中唐与晚唐。天宝十四年,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在范阳起兵叛乱,战火燃烧了半个中国。而随之到来的中唐,是一个柔弱又富有浪漫风情的时代。薛涛以才情进入总镇川蜀的韦皋幕府,由于姿色出众,还能诗善文,又谙练音律,很快得到西川节度使韦皋的赏识,曾被奏报为镇府内校书郎,故人称“薛校书”。

才子佳人,元稹曾对她一见钟情

在韦皋幕府近三十年的岁月里,薛涛创作了大量诗歌。主要围绕宴乐酬和、写景描物、咏怀抒情等方面。在她的诗歌里,既可以看到一个极富才情、聪慧善辩、忧国忧民的女诗人,也可以看到她在光鲜的表面生活下,情感的坎坷和依附生活的悲哀。

薛涛有一首名诗《池上双鸟》: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这是她为另一位才气逼人的人而写,他就是元稹。

在薛涛42岁时,当时久负盛名的诗人元稹任监察御史,奉命出使各地。元稹早就听闻薛涛大名,初到蜀地,便请朋友出面,约薛涛于梓州相见。人到中年的薛涛,无论如何也未料到,这一见,竟令她心弦颤动。而元稹对薛涛的倾慕甚至更胜一筹,“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就是元稹写出的表白。

据说,这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因元稹的多情,以及他对自己仕途和声誉的考量,最后无疾而终。对于元稹和薛涛之间这段短暂的罗曼蒂克,谭继和认为,两人更多的是互相倾慕,是诗才知己。元稹和薛涛都为对方写了很多诗,在“诗心文心”“诗才文才”两方面互相欣赏,“两人之间有爱情,这段关系也是高尚的。”

文创大咖,浪漫“薛涛笺”传承千年

当年元稹和薛涛朝夕共处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之后他就调离蜀地,前往洛阳为官。分居二地,两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互通书信。薛涛一心一意思念元稹,她最大的欣喜,便是收到元稹寄来的书信。寸寸相思点点墨,她同样将深情寄予笔端,诉说思念。

薛涛尤其喜欢写四言绝句,律诗也常常只写八句。但当时信笺纸幅过大,她便将当地造纸的工艺加入改造,纸浆中加入木芙蓉汁、芙蓉花瓣,染成桃红色,裁成精巧窄笺,写诗寄给元稹。谁知这种风雅小笺,受到了文人雅士的热捧,加上薛涛个人的知名度,竟成了唐朝时期的一大商业“IP”,这让薛涛始料未及。

紧接着,“薛涛笺”迎来了真正的爆款时代。新式染色技法下,出现了深红、粉红、明黄等十种颜色,一时间,薛涛笺成为当时贵胄及文青的标配。取树皮、摘芙蓉、采溪水,再配上薛涛手写的行书诗词,可谓人见人爱。后来,再有“浣花笺纸桃花色,好好题词咏玉钩”“春城御柳韩生句,锦水桃花薛氏笺”等溢美之词。

在元稹和薛涛爱情故事的加持下,薛涛笺从唐代火到了明代。据史载,薛涛本用浣花溪水造笺,但到了明代,唐时的百花潭逐渐淤积,水质欠佳。于是,明代蜀献王朱樁就用位于今天望江楼公园中的薛涛井取水建作坊,仿制薛涛笺。由于井水经砂质地层过滤,甘甜清冽,所制出的纸号为上品。此井周围石栏环绕,“有堂室数楹,令卒守之”。制笺时间也特别讲究,最上品者只在每春三月三日汲此井水,精工细造纸笺24幅。其中16幅直接上贡当朝皇帝御用,余下8幅留藩邸,极其珍贵,市间绝无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