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群众眼中他乡的“家人”

2020-5-22 11:14|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四川党建网

放大 缩小

今天是扎西本在草原村驻村的第630天。我依然记得这位来自青海省黄南州,毕业于青海大学医学院藏医专业的本科生,2018年9月刚到草原乡草原村驻村的情景。那时的他较为腼腆,也许是新的环境、新的工作,这让医生转为驻村干部的他一时不知所措,跨行的他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面对全新的工作不知如何下手。扎西本曾告诉我,跟着其他驻村干部走村入户如同“木头人”般,既不懂扶贫政策,又害怕说错话让贫困群众误解政策内容,对于贫困户家庭情况更是一问三不知。

不知如何下手,那就从老本行着手和牧民们打下感情基础,这是扎西本在经历了几天的尴尬局面所想出来的:从自己的专业和优势出发,虽不能治大病夸张到救死扶伤,但是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村民看病、治病,便是发挥自身最大的作用。同时,熟知医学的他非常珍惜学习的时间。我还记得有次周末全乡干部一起玩耍,扎西本早早的消失了,我去找他时,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一本厚厚的医学书籍,而旁边则是一堆各式各样的扶贫宣传手册。他告诉我,在走访贫困户过程中遇到了难题,想在书上看看能否找到类似的症状。

走村入户医疗上门,久而久之这项看似普通的行为已然成为了这支驻村工作队的一面“招牌”,而这位来此青海的医生也被牧民们亲切的称为“门巴扎西”。

因此,走村入户为贫困户检查身体、看病成了他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到阿克俄巴家为他家人测血压到,到阿尼泽让夺吉家中为儿媳妇输氧,到阿尼郎水家中为他进行艾灸疗法,到阿克贺云家指导如何正确使用降糖药物,到阿尼交洛家为他准备医保材料……其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有位牧民的儿子手指被割伤了,若不及时治疗只怕留下残疾,但身上又没有带钱,思来想去只有找老熟人扎西本寻求办法。对于这种情况,毫无医疗设备的扎西本只有陪着他们去乡卫生院就诊。到了卫生院,扎西本及时做了伤口清理及包扎,但设备简陋达不到半接肢水平,扎西本希望他们及时到县医院去医治。然而,见他们身无分文,扎西本自掏900元,并为他们找车,送他们上县医院。事后为表感谢,那位牧民特地来到乡政府为扎西本献上哈达,那时他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也许这就是对一名普通的驻村干部最高的认可。

当然在别人眼中无所不能的门巴扎西,也有迷茫的时候。半年才能回一次家待上一两天陪陪妻儿老小,又要风尘仆仆远赴千里之外,这对于一名29岁的年轻小伙来说是一件难以煎熬的事,甚至也曾向我苦诉。然而一到工作中,他又变得异常坚定,没有别人那样把工作说得天花乱坠奉献这个、付出那个,在他的眼中做好每一件事,对得起自己的那份工资就足够了。

也正是因为他对工作的认真态度,加之青海藏语及医生的优势,不管是贫困户还是其他牧民一到乡政府便对扎西本赞不绝口。扎西本包揽了民政、社保、医保等关系村民切身利益的工作,村民找扎西本的次数比任何一个干部的都多——有什么难事找门巴扎西,有什么急事找门巴扎西,生病更要先找门巴扎西再到卫生院,因为他既能看病又能当翻译员。

对于村民而言,门巴扎西就是自家人。(泽仁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