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任性”局长的“不惑之祸”

2020-1-8 11:27| 发布者: 孙文轩 |来自: 四川党的建设杂志

放大 缩小

文/王兆伟 黄俊


“人生一步错,步步皆错,甚至满盘皆输。”
“凭着感觉做人做事,永远行不通,最终死路一条。”
……
40岁生日将近,身处留置场所的甘孜州稻城县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白马多吉,以这样一份“留置感言”迎来了自己的不惑之年。三个半月后,2019年9月17日,白马多吉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两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这位稻城县史上第一个选调生的人生轨迹令人扼腕。


白马“不白”,多吉“无吉”
生于1979年7月的白马多吉是稻城人,20岁时考入西南民族大学(时称西南民族学院)。本科毕业后,白马多吉考取了选调生,他是稻城县有史以来第一个选调生。彼时,“意气风发”的白马多吉“对自己的人生道路和仕途充满自信”。
从稻城县香格里拉乡乡长助理做起,白马多吉先后担任稻城县木拉乡乡长、木拉乡党委书记兼乡人大主席、色拉乡党委书记兼乡人大主席、县委办副主任、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等多个职务,在稻城“混得风生水起”。
然而,处在令当地“其他人仰慕已久”的位置上的白马多吉慢慢变了。他不再“把时间用于钻研业务和有效管理上”,而是“利用身份和平台‘交朋友’‘建圈子’‘搞攀附’”,以及“如何安全获取个人利益”上。他的这一思想变化,很快“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了”。
2015年4月至2016年4月,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段,时任色拉乡党委书记兼乡人大主席的白马多吉到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建设管理处挂职副处长。在当地人看来,挂职结束后,白马多吉将顺理成章接任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一职。职级虽然未变,但在甘孜州大力实施“交通先行”战略的大背景下,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所能调动的资源量相当巨大。因此,为争取当地的工程项目,逐渐有人在办公室、家里等地方拉拢白马多吉。
面对种种陷阱圈套,白马多吉将初心抛诸脑后,甘愿被“围猎”。2016年春节,尚在挂职期的白马多吉回老家过年,第一次收受泸州老窖工农牌白酒两瓶。从那时开始,白马多吉在收受“土货”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4头藏香猪、16瓶1573白酒、14瓶五粮液白酒、18瓶红酒、26条大重九香烟……近3年时间里,白马多吉“‘嗨’在肉堆中、‘泡’在酒坛里、‘睡’在香烟上”,将党纪国法抛于九霄云外。
一声声“老大、大哥”,令身处“猎场之中”的白马多吉得意忘形,“私欲和贪婪之心越来越膨胀”,现金贿赂也“纷至沓来”。2016年底,收受项目检测公司人员刘某某所送现金两万元;2017年4月至5月间,收受四川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刘某某所送现金10万元;2018年7月,收受龙某所送现金10万元……短短两年时间内,白马多吉就多次收受项目承建方所送现金49万元。
“白马”在藏语里是“莲花”的意思,“多吉”在藏语里是“金刚”的意思。本该如“莲花”一样一尘不染、如“金刚”一样刚正不阿的白马多吉却沾染了一身污垢,令人唏嘘。

“任性”局长悔不当初
“土肉”藏香猪、“土烟”大重九、“土酒”五粮液、“土钞”“大红头”——掌管着稻城县巨额项目资金和工程建设项目的白马多吉不仅早已迷失在“土货”堆里,还以自己无法察觉的速度变得越来越“任性”。
身为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白马多吉大权独揽,独断专行,经常强行推动自己的决策,人为操纵工程招投标。据承建商刘某某供述,白马多吉在亚三路水毁整治工程中就曾有意为难自己,“故意找借口要求整改,导致工期延长一个月左右”。刘某某向其行贿10万元后工程进度才有所转变。
深陷“包围圈”内的白马多吉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万丈深渊已在眼前,他总觉得“熟人”送上财物“是比较可靠的”,“有点经济上的往来应该不会有事”。在这一心理的驱使下,白马多吉全然忘记自己“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更忘记了“组织和群众的监督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2018年8月,甘孜州纪委监委核查组向时任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白马多吉核实其是否与他人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情况时,他矢口否认。白马多吉当时或许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这一行为已违反政治纪律。很快,尘埃落定,白马多吉被留置。
据办案人员介绍,白马多吉案有一显著特征:违纪违法行为大多集中在交通工程项目确定环节,多数项目由局长指定或副局长向局长推荐施工老板承建,相关程序“走过场”,滥用“一事一议”规则,完善好竞争性谈判资料便可顺利承建施工,“这充分表明,制度形同虚设,监管严重缺失,是重要的案发原因之一”。
事实上,自2013年起,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就已采用“一事一议”的方式建设通村通畅公路。为进一步完善建设手续和规避风险,在“一事一议”的基础上又增加了竞争性谈判的程序。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一事一议”暗箱操作、通村通畅项目工程确定过程流于形式、“竞争性谈判”弄虚作假、“项目交工验收”走马观花,通村通畅项目工程竞标过程俨然已经演变为个别领导和稻城县交通运输局班子成员利用职务之便为特定关系人牟取私利的过程,以及变相索贿、受贿的过程。
失去自由的白马多吉一遍遍自问:“是什么造成我今天这样的处境?”作为家中幼子,白马多吉是在溺爱中长大的;学业、生活、工作的顺遂使他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走上领导岗位后,由于长期缺乏理论学习和党性锻炼,他的公仆意识沦丧、理想信念滑坡,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出现扭曲,最终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等待他的只能是党纪国法的严惩。(作者单位/黄俊 甘孜州纪委监委) (责编/周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