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开卷有益

2019-10-24 10:55|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四川党的建设杂志

放大 缩小

点一盏照亮他人的灯
文/姚秦川

1876年初,从法国进修归来的画家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创作出了一系列影响广泛的作品,一跃跻身一流画家的行列,名声大振。

一天,一位商人找到列宾,表示愿意出比别人高一倍的价钱,购买列宾当时刚刚创作完的一幅作品。说实话,这名商人出的价钱确实具有很强的诱惑力,对于急需用钱的列宾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脱贫”机会。然而,令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列宾竟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方。就算对方最后将价格再抬高一倍,列宾还是不为所动。

对于众人的议论,列宾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既没有解释不卖画作的原因,也没有辩解。

在几天后的拍卖会上,列宾再次让众人大跌眼镜。这次,他竟然毫不迟疑地将当时那位商人打算高价收购的作品,无偿捐献给了当地的一所小学。他的这一系列行为,在画界引起轩然大波。

很快,便有记者采访列宾,询问他为何当初没有将自己的作品高价卖给商人,而现在却无偿捐献给了学校。列宾听后,淡淡一笑道,“说实话,如果当初我将那幅画作卖给对方,确实可以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也能让我拥有一间真正的画室。不过,当我无意中发现,一位比我还要贫穷的小男孩,一连好几天偷偷地趴在我的窗户前,悄悄模仿我画画的样子时,我就知道,自己应该作出什么样的决定了”。说到这里,列宾叹了一口气,最后真诚地说道,我觉得自己唯一有能力帮助他们的,就是去教导那些孩子们学习绘画,这比一大笔钱更能让我内心踏实和愉悦。

人生中,当你为别人点亮一盏灯的时候,不仅照亮别人,也照亮了自己。(来源/《博爱》)

别总说“你以为”
文/张佳玮

一个围棋手,应该长成什么样?大家多半觉得,该像吴清源先生那样仙风道骨。川端康成的《名人》里,描述吴清源少年时的模样道:他身穿藏青底白碎花纹的筒袖和服,手指修长,脖颈白皙,使人感到他具有高贵少年的睿智和哀愁,如今又加上少僧般的高贵品格,从耳朵到脸形,都是一副高贵相。

这模样委实是好。但每个棋手都该如此吗?还是《名人》里头,描述身负传统的秀哉名人与年少的挑战者木谷实先生的最后一战,川端先生着意描写秀哉名人的老派风范,对比木谷实先生的年少执拗。看似无褒贬,但倾向自显:他更欣赏所谓天才和风雅一派。然而事实是,木谷实先生后来与吴清源先生共开一片围棋山河,盛世繁华,川端康成也念不及此。

许多时候,所谓仙风道骨、飘逸如仙的围棋风流雅士,是我们想象出来的。更进一步,绝大多数行当,都与大众的认知不大一样。

比如,大家都认为作家该是风流倜傥的职业。然而,巴尔扎克私下里却是个品位俗气的胖子,每当收到预付稿费,他便迫不及待地去买些花里胡哨的装饰。但这不妨碍他写出黄钟大吕的著作。

比如,大家都认为钢琴家或作曲家该是优雅从容的。然而如勃拉姆斯这等人物,从小穷困,所以得去卖酒的地方弹钢琴养活自己,沾染了一身市井气,第一次去李斯特家拜访,听他弹琴,居然没礼貌地睡着了。然而,这也不妨碍他的曲子如今成为古典乐有品位的象征。

可见,大众是出于一种想象,而往往无视一些细节的:所谓养尊处优的风范,许多时候出于各人的性格与生活处境,而非职业本身所带的光环。比如,不是钢琴家们自带优雅属性,而是家庭相对富贵的人家,能送孩子去学钢琴。而世上许多性格各异的落魄人物,他们所钻研的不过是更精湛的技艺,而非更风雅的姿态。
所以,“你真是做这行的?看上去不像啊”和“你看你多轻松,真是命好啊”的两类人,最后很容易催生出“反正你做这也很轻松,帮我个忙呗”这类人。这类人,生活在一个由自己刻板印象臆想出来,还信以为真的世界里,总觉得自己最辛苦,别人最轻松,总指望别人顺手给他点什么。殊不知,一切看似举重若轻的背后,都有血汗在其中。(来源/《广州日报》)

在光阴里磨就自己
文/米丽宏

古时的镜子,是拿一块铜,人工打磨,一直磨到光亮可鉴,才成镜子的。

磨,很有点疼痛感,可疼又如何呢?世间万物,角角落落,哪个不在经受着“磨”呢?在“磨”中痛,也在“磨”中快乐和重生。一个人成长的历程,就是受磨砺的过程。被小病小灾磨,被贫穷困苦磨,被挫折坎坷磨,被悲欢哀乐磨。纵使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万事顺遂,亦免不了被光阴磨,到老来,一马平川,履历平平,竟没有值得回忆的亮点,岂不是另一种痛吗?

这磨,是要有一股子专注劲儿的。日月如梭,人生浮脆,专注,好似是一柄锐利的钻头。光阴在磨你,你把光阴打磨成另一个自己。

人,从来不具有光阴的所有权,我们只能打磨攥在手里的每一寸光阴。光阴磨人,最难是坚持。跟你一道的路上,必有前行者,有歇脚者,有歌唱者,也有讥讽者,别人做什么,说什么,与你何干呢?唯一要做的,是做好自己的选择,走出原则,做出情调,走出境界。万物走在节气里,你走在自己的路上。跟着光阴走,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泰戈尔说: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

看看供我们使用的光阴,最长不过三万六千余日,做复杂的事情,真的不太够,那就在简简单单的事情里,磨就一个自己。也许打磨的过程有点长,有点累,有点枯燥,但你要真诚地喜爱受打磨的自己,其他的,勿作声,勿表白,一切交给光阴去说话。(来源/《合肥晚报·肥东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