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一位特警队长的铁血柔情

2019-8-30 15:29|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四川党建网

放大 缩小

——记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分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苟治奉

文/图 何海林 邱海鹰

作为一个行伍出身的特警队长,苟治奉有无数的故事。不必说住猫耳洞的战地生活,不必说血与火的紧张,不必说那些重大的处突现场,也不必说破获的案值千万元的毒品案、或者只身肉搏歹徒救下人质……单单就他手臂上几十个伤疤,就足够讲几十个故事。

不过,相比这些铁血的故事,我们更想讲讲他的柔情——

进城的路

83岁的邓方英,至今没有进过城。

这位生下来就一直住在东岳乡安子村的老人,最大的梦想就是看看城市。邓老一直藏着这些梦想,没跟人讲过。直到有一天,认识了苟治奉。

那是2017年夏天,这天,苟治奉得知安子村邓方英的情况,决定去看看。从广安开车一个小时,到了东岳乡,然后又走了半个小时路,到了安子村。爬上一条土路,他看到了邓方英的家。

当时的情景,苟治奉至今记忆犹新:这间木架子房,被一张漆黑的篾席分成两间,算是灶屋和卧室。一张木架子床,没有脚,四只角用砖顶起来,感觉一摇晃就要垮;一个小木箱子,被一个棍子顶住,用来装东西;床前还放着一个破旧的大柜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虽然自己也出身农村,苟治奉还是被邓方英的贫穷震撼了。

苟治奉在安子村到处打听,问有没有人卖床。打听了很久,终于在一户已经进城的人家那里,买到一架成色较新的架子床。他找人帮忙,一起抬到邓方英家里,安好。那天走的时候,邓方英送了很远。

此后,苟治奉成了邓方英家的常客。他买来彩条布,换下那张黢黑的篾席;特警队搬家,淘汰下来的柜子,被苟治奉修好,找车拉到邓方英家里……一个月下来,邓方英的屋子变得明亮整洁起来。苟治奉坐下来跟她聊天。这时苟治奉才知道,老人有两个女儿,一个身体有残疾,嫁得很远;另一个家里贫穷,老公常年有病,外孙也新近得癌症死了。老伴死了后,她一个人坚强地生活,80多岁高龄,仍然坚持种地干活,平时有些村邻帮衬,也有村上给些帮助。这些年就这样过来了。

一年下来,苟治奉去了邓方英家几十次。老人种了花生豆,她告诉苟治奉,这个东西又像花生又像豆子,收花生豆的时候,她用油纸口袋装了一大包,一直提着送苟治奉上车,非要塞进车里……

三伏天里,苟治奉从外边回到办公室,赶忙开启空调。吹了一会,突然想起邓方英,于是买了一台风扇,就朝安子村赶路。这天聊天,邓方英问苟治奉:“说广安热闹,究竟啥子样子?”

苟治奉这才知道,邓方英活了80多年,从来没有进过城。对城市的好奇,邓方英也一直压在心底,从没跟人探询过。

“我回去安排一下,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广安,看看思源广场,看看夜景,也去我们警队看看。”苟治奉说,“我们先把你这条路修好,你就好进城了”。邓方英屋前有一条水沟,过了水沟就是大约100米长的泥巴路,一逢下雨,就泥泞陷脚。如果要进城,就要走这条路到马路上坐车。

第二周周末,苟治奉捎上两名协警,用皮卡车拉了满满一车水泥和碎石子,用锄头平了路基,苟治奉挽起袖子和裤腿,拿起灰刀,跟协警一起,给老人修路。“我父母也是农村人,那时候想起老人家进城的喜悦,浑身都是劲。”

几周后,路终于修好了。可是意外发生了!老人坐上车,刚刚起步,她就头晕目眩,大呼受不了——严重晕车!没办法,老人只好放弃进城去看城市。

苟治奉觉得很遗憾,老人也觉得很遗憾。但苟治奉还是想达成老人的梦想,“老人家进不了城看城市,我可以让城市进她家让她看啊!”

回到广安后,苟治奉找人用摄像机拍了广安城区的夜景,拍了思源广场,拍了警营……前几天,他带上高清投影仪和幕布,在擦黑的时候,来到了邓方英家里。
架起幕布,城市宽阔的道路、漂亮的思源广场、五彩斑斓的城市夜晚……一边播放,苟治奉一边解说。

一个多小时,老人看得目不转睛。

一块猪肉

2017年,腊月。早上,苟治奉刚刚睡醒,办公室主任黄万平就来敲门了。

打开门,黄万平就递过来一块猪肉,苟治奉吃了一惊。“肖远银昨晚托人送来的,这块肉跑好远啊。”黄万平笑着说。

“看肉好多钱,改天我们给他们送过去。”苟治奉说,“肖远银两口子年龄不小了,一年到头就养一头猪,不容易”。

肖远银也是东岳乡安子村的村民。

2017年底,苟治奉接到局里转入的上访件,上访的人就是肖远银。肖远银也55岁,跟苟治奉同龄。苟治奉接到上访件后,就跟黄万平一起,跑到肖远银家了解情况。

确如上访件反映的:房子有隐患。石头基础之上,在瓦片的重压下,木头架子主体已经倾斜,用树棒撑着。苟治奉找到村上,帮忙协调,很快,木架子被推倒,用砖砌了主体墙。因为外孙要来住一段时间,应肖远银的要求,维修方收了他2000块钱,又在旁边盖了一间卧室。

肖远银两口子常年生病,因为是同龄人,苟治奉对肖远银的境况感同身受。他经常劝慰肖远银:“老肖,我们都不年轻了,都是当外公的人了,你娃儿又打放(嫁人)得远,要各人保重各人身体。”

每次去安子村里,苟治奉都会去肖远银家坐坐聊聊,有时候看到黄万平一个人去了,肖远银就会问:“老苟怎么没看到?”

一来二往,这位老农把苟治奉当作了贴心的朋友。他告诉苟治奉,看到特警处理“闹事的人”,大家都害怕他们。苟治奉哈哈一笑:“你怕我不嘛?”肖远银说不怕。然后苟治奉邀请肖远银去特警队生活一天,去食堂感受一下,去街面巡防点看看。渐渐的,这位上访户,理解了党委政府,经常念叨着政府的好。

每次苟治奉离开,肖远银都很愧疚,他觉得接受了帮助,却没有东西可以回赠给苟治奉,他不善言辞,这件心事他一直装在心里。

这不,腊月里该杀年猪了。肖远银说什么也要苟治奉拿上两块猪肉。

陌生的食客

去年年初,有一天,协警陈瑶去打早饭,发现食堂里多了一个陌生人。她看上去60多岁,瘦瘦的,一身橘红色的环卫工作服,在满堂的藏青色警服里,格外显眼。

她看到陈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陈瑶也朝她笑了笑。早饭后,陈瑶问食堂的杨师傅:“怎么有环卫工在这里吃饭呢?”“苟队让她来吃的。”杨师傅说。

几天后,办公室新买设备空出了很多包装纸箱,陈瑶准备像往常一样,扔到外边垃圾桶里。苟治奉过来找她:“纸板莫扔了,找个地方存起来,让那个清洁工来拿。”第二天,那位清洁工来捆纸板,一边捆一边腼腆的笑着重复一句话:“谢谢你们啰,谢谢你们啰!”

特警大队300多人,没有人注意到这位清洁工,除了苟治奉。

每天,苟治奉骑着共享单车上班下班。早上6点过,他就看到这位清洁工,坐在街边啃馒头;中午的时候,她一个人端着一碗饭,就着咸菜吃,吃完了又开始扫地。她也不像别的一些人,遇到有人乱扔垃圾也不骂,悄悄过去捡起来扔垃圾桶。

苟治奉毕竟也是农村出身的,经历过苦难,深知生活的不容易,每次看到她一个人坐在街边吃咸菜,心里就觉得很酸楚。

有一天,她来特警队讨水喝,正好遇到了苟治奉。“大姐,你以后就来我们食堂吃饭。”“不给你们添麻烦了。”清洁工说。“怕啥子嘛,几百人的食堂,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一样,就添双筷子的事情。”苟治奉说。

后来,这位清洁工就每天来食堂吃饭。过年,小城市不像大城市禁鞭炮。特警队外燃了一地的鞭炮纸屑,往常惯例,都会堆在第二天白天清扫。次日苟治奉进特警队大门时发现,地上干干净净的,他知道这是那位清洁工的回报,鼻子一酸。

去年10月,特警队搬迁新址。他时常想起那位清洁工,有时路过旧址,还特意跟那位清洁工打个招呼。

这些年来,苟治奉救助群众300多人,有自己掏腰包的,也有发动捐款的;有远处的,也有身边的;有困难群众,也有一时需要帮助的人。这位骑车上下班的特警队长,空闲时会带着孙女逛逛街,跟散步的人们聊聊天摆摆家常,没人会把这位57岁的邻家大叔跟冲锋陷阵的特警队长联系起来。

相识的人会替苟治奉担心:“这么多年,你处理了那么多人,你每天骑车上下班,不担心人家报复?”

“我没有私心,被处理的人就心服口服,我怕啥子?”苟治奉边说边笑,俨然隔壁大叔。

人物名片:苟治奉,57岁,中共党员,大学文化。1980年参军,1997年入警。一级警督警衔,现任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分局特巡警大队大队长。2010年以来,苟治奉带领特巡警抓获犯罪嫌疑人165名,逮捕93名,制止各种街面违法犯罪行为117起;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先后3次荣立个人三等功。2018年11月荣获“四川省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和“广安最美警察”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