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劫案”现形记

2018-5-24 14:58|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四川党建网

放大 缩小

曹译丹

“晓斌,你怎么啦?快醒醒!”

“刚才两个村民让我开证明,开着开着就晕倒了。哎呀,遭了,我的钱不见了!”

“啥子钱,好多嘛?”

“我收到的村民交的医保款16万8呀。”

“我的天!这是我们村800多户人的血汗钱啊,你咋个给村民们交代哦!”

3月26日,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梅堂湾村支部书记张志敏到镇上办事,在途经虾拥路的一处弯道时,突然发现该村村委会副主任张晓斌躺在地上,摩托车翻倒在一旁,车上的资料散落一地。在和张晓斌紧张对话后,张志敏立即拨打了110报警。

瞒天过海假作戏 破绽百出露马脚

根据报案人的案情描述,这似乎是一起比较典型的麻醉抢劫案。由于涉案金额较大,又牵涉群众根本利益,接到报警后,内江市市中区公安分局迅速成立了“3·26”专案组。

“我们立即展开了案侦工作。询问当事人,走访周边群众,调取监控信息等等。然而随着侦查的深入,我们却产生两个疑问:案发现场看似凌乱,但劫犯却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两个犯罪嫌疑人难道能够来无踪去无影?案发时受害人张晓斌有麻醉中毒的表象,但医院在对其体检后发现,他身上既无外伤也无任何药物残留。”专案组的同志介绍说。

专案组决定调整侦查方向,着手查询张晓斌的银行账目。结果就有了意外发现:3月24日下午,张晓斌在朝阳镇农村信用社提取了7万多现金。

“据张晓斌本人说,这笔钱就是医保费。顺着这个线索,我们便走访了镇劳保所。劳保所的同志反映说,几周前就反复催促过张晓斌上交医保费。但张晓斌在银行取款后,并没有直接上交,而是捏在手里达两天之久,直到交款途中被人抢劫。这难道只是一种巧合?又或是张晓斌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专案组的怀疑随之加深。

专案组根据掌握的证据,决定与张晓斌正面交锋。然而,再高明的套路都经不起反复论证,张晓斌的“表演”在多处地方都难以自圆其说,他再也无法抵赖了。
 
“钱没了,是拿去还债了,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抢劫案”。张晓斌垂头丧气地说。

戏精加戏再遮掩 镜头穿帮又显形

由于案涉嫌职务犯罪,加之牵扯到800多户村民的切身利益,该区公安分局按照反腐败协调小组的职能分工,将案件线索及时移送给了该区纪委监委。

3月30日,市中区纪委监委对张晓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于4月1日对其采取了留置措施。

“公安机关只是突破了张晓斌报假案以及涉嫌职务犯罪问题,但究竟是挪用公款还是贪污公款,仍然显得扑朔迷离。”区纪委监委调查组的同志意识到,这个看似脉络清晰的案件实则非常棘手。

在仔细梳理研究案件材料的过程中,调查组注意到了张晓斌的一段供述:“挪用村民医保款,是用来向威远县的亲戚曾某还债的”。于是调查组决定赴威远一探究竟。

“他哪里向我还过什么债哟,根本就没得这回事!”得到曾某的证言,调查组再次意识到:所谓挪用公款用于还债的供述,只不过是戏精张晓斌加演的又一场戏。

“张晓斌为什么要编造这样一个谎言呢?他究竟是想掩盖什么真实目的?”调查组决定从张晓斌的妻子温某某那里打开突破口。

“一开始温某某对我们只字不提,但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并反复向其陈说利害,最后她还是开口了。”调查组的同志说。

原来,温某某并不知道张晓斌策划报假案这件事。当她心急火燎赶往医院探病时,张晓斌却悄悄告诉她,家里的三个地方一共藏了5万多块钱,要她回家后立即将这些钱转移给其兄弟。但温某某并没有动这笔钱。

调查组人员对张晓斌家进行搜查

调查组在张晓斌家里提取到5.39万元现金这一有力证据后,立即趁热打铁展开了与张晓斌的正面交锋。

“你在报假案后,曾让你老婆把藏在家里的5万余元医保费全部转移走,有没有这回事?”   
  
“有。”面对铁一般的证据,张晓斌终于知道演不下去了。

私欲作祟借黑手 一朝被捉罪难逃

“张晓斌这个人相当狡猾,在实施留置期间,我们多次与其谈话,他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是挪用公款,是准备要归还的。”但调查组认为,既然张晓斌将剩下的5万多医保费私藏起来,还想进行转移,已经表明了他贪污公款的企图。

调查组人员向村民了解情况

为了彻底查清张晓斌贪污公款的主观意图,调查组在加强内审的同时,还以他的同事和同村的村民为切入点,继续进行了深挖。调查发现:张晓斌还存在爱好赌博、长期嫖娼等严重作风问题,加上近年来他的药材生意连连亏本,多种因素导致了张晓斌负债累累。

就在他走投无路之时,张晓斌从负责代收梅堂湾村800余户村民的医保费这件事中看到了“机会”,他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将黑手伸向了老百姓的“血汗钱”。而这些钱,除了大部分被用来偿债外,他还继续赌博、嫖娼。 

在查清张晓斌全部贪污资金的去向后,内审组进一步加强了对他的讯问:

“既然你报的是假案,说明村民的医保钱并没有被抢,那么钱到哪去了?” 

“因为我在外面欠了很多钱,实在还不起,只好拿医保钱来应急。” 

“那按你的意思医保款你是打算要还的哦?”

“等我有钱了就会还。”

“既然你要还钱,那如何解释在你报假案时,还在家里藏了5万多元,甚至想转移走?为何除了还债以外,还拿着这些钱去赌博、嫖娼?”

一连串的问题让张晓斌彻底懵了,他终于彻底供认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我也想过让医保钱丢了或被盗,但是我还是要担责任,钱一样要还回去。但如果说成被抢劫了,我不仅不用还这个钱,剩下的钱还可以自己得了。”

“这是群众辛辛苦苦攒来的血汗钱啊,如果不交上去,万一村民有个三长两短没钱看病,你负不负得起责任,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张晓斌沉默了,在内审人员的耐心教育下,他的良知被慢慢唤醒,最终声泪俱下:“我竟然为了一己之私将乡亲们的医保钱贪污了,我对不起他们,对不起家人,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

张晓斌被移送司法机关

2018年4月17日,张晓斌因非法占有医疗保险费16.8万元,被内江市市中区纪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同时组织部门还按程序罢免了其村委会副主任职务,张晓斌被依法移送司法机关。5月18日,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认定张晓斌犯贪污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像张晓斌这种在‘最后一公里’蛀蚀群众利益的腐败案,我们坚持露头就打、有案必查,让党的好政策落地落效,让群众的获得感靠牢靠实”。内江市市中区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梁恩奎如是说。

执纪者说
 
张晓斌曾经是一个同事和村民眼中踏实肯干的好干部,但赌博、嫖娼等诸多不良嗜好,成为长在他身上的毒瘤,一步步将他侵蚀。加上最后一场拙劣的表演,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倒在了纪法的红线上。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