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 ——专访省自贸办常务副主任、省商务厅厅长刘欣

2018-1-23 10:39| 发布者: 陈艾婧 |来自: 四川党的建设杂志

放大 缩小

独家专访

本刊记者 陈晖  

自2017年4月1日挂牌以来,在中央的坚定支持下,四川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蹄疾步稳,改革红利逐步释放,创新创造活力加快集聚,成功实现奠基性良好开局。在新时代,如何认识四川自贸试验区的历史定位、怎样向中央争取赋权并结合四川实际推进简政放权、如何打造区域协同开放新格局?本刊记者独家专访了省自贸办常务副主任、省商务厅厅长刘欣。
  
新时代四川自贸试验区的历史定位

记者:在新时代,怎样运用历史思维、全球视野来看待四川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历史定位?

刘欣:自2013年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自由贸易试验区就担负着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重大历史使命,改革创新理念和制度创新成果已分领域、分层次在全国复制推广。2017年第三批国家自贸试验区挂牌以来,中国自贸试验区已经形成“1+3+7”战略新格局,进入“雁阵模式”。进入新时代,自贸试验区肩负着新的使命,要用历史思维、全球视野、战略眼光把握新时代自贸试验区的历史方位。

新时代的自贸试验区,是推动全球开放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牵引力量,是推动形成我国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支撑平台,是衡量能否将改革进行到底、实现强国之梦的最大考验。同时对四川自贸试验区而言,也是我们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奠基长远发展大格局、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的战略引擎。必须提高站位,以坚定的决心、扎实的举措,对标国际最高标准,为国家试好制度、为地方谋好发展。

努力走在西部内陆全面开发开放最前列

记者:党的十九大提出“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四川自贸试验区将怎样向中央争取赋权并结合四川实际推进简政放权?

刘欣:我们正密切关注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和相关部委动向,加强对上沟通协调。我们将建立由专家构成的专门工作组,开展科学论证和评估,推出一批属于中央管辖、地方发展又迫切需要的事项,按部门职责分工负责做好向上对接争取工作,更大力度争取中央部委授权到四川。同时,我们将更大力度推动省级权限下放,更大力度推进简政放权,力争在证照分离、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两随机一公开”综合监管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更大突破。除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公众健康等重大公共利益的事项外,对有利于片区改革发展的省级管理权限,只要不属于国家明确不得下放、且片区能够接好用好的,原则上应放尽放。把能分离的许可事项的证都分离出去,简化企业办事程序,提速证照获取时间,特别是对自贸试验区内外商投资企业简化申办手续。2017年12月23日,《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证照分离”改革试点方案》印发执行,实施99项具体改革事项,将带给自贸试验区内的企业更多改革红利。

记者:在新时代背景下,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目前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四川自贸试验区是否要打造“自由贸易港”?

刘欣:是的,现在从政府部门到老百姓都很关注这个话题。

记者:如何理解自由贸易港?它与自贸试验区有什么区别?

刘欣:自由贸易港是指设在国家与地区境内、海关管理关卡之外的,允许境外货物、资金自由进出的港口区。自贸试验区是走向自由贸易港的一个中间形态。理解自由贸易港,关键要抓住“开放自由度”,自由贸易港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取消或最大程度简化入区货物的贸易管制措施,最大程度简化一线申报手续,大幅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

记者:四川自贸试验区打造“自由贸易港”有哪些机遇和优势?

刘欣:自挂牌以来,四川自贸试验区实现奠基性良好开局,13个省级部门出台440条政策措施,首批33项省级管理权限下放各片区,159项改革试验任务全面启动,21项改革经验在全国产生重要影响,主要经济指标位居新设7个自贸试验区前列,这为我们打造“自由贸易港”奠定了基础。

下一步,我们将坚持“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依托成都“双机场”和空铁公水多式联运优势,不断增强门户地位和枢纽功能。建设一流的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和内陆临空经济门户,努力打造自贸试验区升级版,对标国际最高标准和上海自由贸易港建设,探索研究内陆自由贸易港建设路径。借鉴中国香港、新加坡经验,争取试行自由贸易港政策,着力把自贸试验区建设成为深化改革的试验田、全面开放的风向标、创新驱动的新引擎、协同发展的示范区,努力走在西部内陆全面开发开放最前列。
    
打造区域协同开放新格局

记者:按照中央对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四区一高地”——建设西部门户城市开发开放引领区、内陆开放战略支撑带先导区、国际开放通道枢纽区、内陆开放型经济新高地、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示范区的战略定位,四川自贸试验区区别于其他10个自贸试验区的最大特色在于建设成为“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示范区”。我省如何打造区域协同开放新格局?

刘欣:我们要用好国家赋予的这一独特定位,大力开展差异化改革、特色化试验,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推进“3区+N园”协同改革,加快构建多层次多维度协同开放新格局,打造我国西向南向开放战略中心。以中法、中德、中意等国别合作园区为载体,深化与欧洲国家高新技术、金融、文创等现代服务业合作;实施“蓉欧+”战略,建设适欧适铁贸易大通道;对接孟中印缅、中巴等经济走廊,发挥川南临港片区作用,利用我国周边自贸网络,加大南向开放力度。

记者:建设四川自贸试验区是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明确的奠基四川长远发展的“四项重点工程”之一,是推动全面开发开放的引领性工程,自贸试验区将怎样推动与引领性工程相适应的体系建设、做好战略性制度安排、打好持久战?

刘欣:省委、省政府之所以将自贸试验区作为推动全面开发开放的引领性工程,就是希望自贸试验区在改革、开放、创新上实现引领,真正做深化改革的试验田、对外开放的排头兵、创新发展的先行者;就是希望我们强化“自贸意识”,用“自贸思维”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构建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开放环境,使四川在开放的范围和层次上进一步拓展,在开放结构、区域布局上进一步优化;就是希望我们把自贸试验区建设与纵深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合起来,克服单兵突进、加强系统集成、提升综合效益。

四川自贸试验区是全省性长远工程,我们将建设五大支撑性运行平台。首先是统计监测平台,形成以“一库、一屏、一体系”为重点的自贸试验区统计监测制度。其次是全媒体中心,强化“线上+线下”立体宣传,办好自贸试验区“一网两微”和论坛,建设展示中心。第三是新型研究智库,发挥第三方机构作用,开展重大问题研究,提供行政决策咨询。第四是法治服务机构,开展立法调研、政府规章实施评估,推动出台《自贸试验区条例》。第五是督导考核信息化平台,运用信息化手段实施动态实时督导。(责编:刘艳梅)